您的位置 : 纸月小说网 > 小说库 > 短篇 > 谁言西洲不知意
谁言西洲不知意

谁言西洲不知意 钟耳 著

连载中 许知意顾西洲

更新时间:2020-11-20 14:37:57
主角是许知意顾西洲的书名叫《谁言西洲不知意》,本小说的作者是钟耳创作的短篇言情风格的小说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无数杂乱细小的尘土在空气中纷纷扬扬,映出他匪气俊美的脸庞,他狂妄精准的指着她,”把你马子给我。“...
展开全部
推荐指数:
章节预览

遇见顾西洲,是一次阴差阳错。

那年北原的天下还姓许,她是被父亲许督军捧在手心儿里疼的明珠,是北原城人人攀而不得的公主。

与灾星相识的前一天是民国十二年三月初九,第二天便是她生日。

许知意像往常一样在马场里泡了一天,暮色降临时才恋恋不舍的回来,接她的小汽车路过仙乐斯舞厅时,里面爆发出几声盖过声乐的枪响,接着就是女人慌乱的尖叫声,舞厅的门口涌出逃跑的人群。

许知意还没来得及催促司机快走,就眼睁睁的看着他闷哼一声倒在了方向盘上,太阳穴上的黑窟窿滴滴答答往下淌着血。

北原那几年并不太平,许家江山未稳,各大势力虎视眈眈,想联合吞掉北原这块肥肉,乱党的残余在也暗处蠢蠢欲动。

许知意只好飞快的跳下车,护着头往一旁的胡同里跑。

跑了好一会,她才看到远处的点点光亮,许知意不由得松了口气,就在她以为没事了的时候,几声高昂的叫骂声从一旁漆黑的小巷传来。

“顾西洲,我看**活腻味了,还敢在老子的地盘上撒野?“

蹲在石头后的许知意竖起了耳朵,她认得领头的人,是仙乐斯老板的儿子叶三,在这乱世中立住脚跟并且做大生意的不仅仅要有钱,还得有几杆枪和几队卖命的人,北原的咖啡厅和舞厅早已被叶家垄断,其势力可见一斑。

那伙人火拼了很久,浓稠的腥味和刺鼻的烧焦味在空气里弥漫,最初骂人的叶三在胡同里倒退了出来,正被一道高大的身影步步紧逼,叶三正哆哆嗦嗦的求饶,“洲哥,洲爷,我有眼不识泰山,您饶了我,饶我这条狗命。“

借着朦胧的月色,许知意看清叶三的眉心正抵着一把短枪,持枪的男人气场凶悍,一双幽邃如鹰隼的眼眸,邪魅又阴险。

许知意瞬时心凉了半截。

叶家依附许家,见到叶三,她还以为那男人必死无疑了。沈知意捂好口鼻,大气也不敢出,她顾不上害怕,心里盼望那男人赶快离开。

那男人闻言未发迅速叩响扳机,一声枪响后,叶三直挺挺栽倒在地上,他双眼圆睁,似乎还没回过神就归西了。

许知意吓得闭紧了眼睛,缩在角落里一动不动。等到脚步声远去了,她才敢将眼睛睁开一条缝查看周围的情况。

地上一滩暗红的血仿佛一朵放肆盛开的红莲,腥气直直的向她扑来,许知意打了个冷颤,她不敢去看叶三,拖着发软的腿往前挪着。未走一步,她便感觉到后颈处一凉,那把解决掉叶三的手枪精准的对准了她。

许知意冷不丁的抖了下。

“看到什么了?“

低沉威慑的男音暗藏杀机,许知意一霎间浑身僵硬,结结巴巴的说,“没,没看到。“

枪口缓了两分力,蓦地向下滑去,隔着旗袍戳了戳她的**,许知意以为他把自己当作了仙乐斯的**,临时起了色心,为了周旋,她只能豁出去厚着脸皮道。“老板,可以去你家做吗?外面太冷了。”

她故意装傻,企图蒙混过关,只是想着要拖延时间,这个时辰她不回家,父亲一定会派人来找,她的车离这不远,想必找她也用不了多久。

身后的人没应声,冗长沉寂静中的每分每秒对她来说都是煎熬,她不明他的意思,又怕他杀人如麻灭了口,只好硬着头皮犹豫说,“不,不要钱也行。”

他好像信了,许知意明显感觉到他收了枪,但他依旧沉默,她也只好咬着牙,祈求上天能让自己挺过这关。

许久后,许知意才敢小声试探道,“老板?”

无人回答她,她竖起耳朵仔仔细细听了一会,确定没有听到除自己外的任何呼吸声,才战战兢兢回头看了一眼,身后早没了人影,她腿一软,瘫坐在地上,冷汗也落了下来。

三月的北原,总是满天星光的傍晚,风弥漫着春末时节的最后一丝花香。这是许知意第一次遇见顾西洲,她甚至记不清他的脸,也混混沌沌想不起他的声音,只有那摊血迹,在她心里深深扎了根在不午夜梦回时,成了她逃不掉的魇。

而她怎么也想不到,他与她的孽缘却远不止于此,往后他的出现,也会将她的生活搅的天翻地覆。

两年后。

璀璨的霓虹笼罩着长长的街道,炊烟缭绕成云,歌舞厅前的人群络绎不绝,从古到今,无论经了多少战事,城市依旧生生不息,未失一丝一毫的热闹,而权谋的争斗也从未停止。

听下人说沈少帅要回来,许知意特地早三天开始准备。

甜而不腻的梅花糕,细嫩可口的脆皮鸭,糖粥,酥饼,桂花芋苗,从点心到主食,她样样备的齐全。这些吃食并不稀罕,南城的街上随处可见,贵重之处在于从洗菜制作再到装盘,都是由她亲手做的。

西施洋钟刚敲了十一下,有副官小跑着推门进来,也许是着急,额头浮上一层细密的汗珠。

“许姑娘,少帅今天在军营留宿了,他让您早些休息,不用等他。”

他的声音铿锵有力,只是心虚的不敢抬头。

闻言,许知意倚着桌角,眉目慵懒打量着,只是眼底刚生出两分希冀的光瞬时破灭了。

副官的头更低了。

“知道了。”她红唇轻启,语气难掩失望,不过好在她困了,没时间为难他。

“退下吧。”

副官如临大赦,应付了几句匆忙退下。

“许姑娘,这次少帅回来又带回一个女人,据说那女人,是中原歌舞厅最响亮的头牌。从走到回来的这段日子,都是她在服侍少帅。“下人小梅低声解释着。

许知意眨了下眼,不动声色地掩好眼里的落寞,开口时漫不经心,却又笃定“少帅不过是图一时的新鲜,又不是第一次了。”

小梅还想劝她些什么,许知意打了个呵欠,瞧着一桌子精致的菜肴说,“我累了,把这些东西照老规矩处理了。”

“是,许姑娘,明早送来的菜,还要按今天的备全吗?”

许知意点头,攥紧了自己被烫伤的手。

她没那个资格矫情或是闹脾气,如今,她已不再是北原城许督军的宝贝千金,而是南城沈少帅背着沈家养在府外的许姑娘。

小说《谁言西洲不知意》 第1章 阴差阳错 试读结束。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